非人哉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

“不管你学什么专业 找工作一定要找个你喜欢的 这样你每天早晨6点到晚上8点都是高兴的 再找个喜欢的人在一起 这样晚上8点到早晨6点就是开心的” ​ ​​​ ———《鱼书》

第一句 仿佛一位女子站在云雾缭绕的山顶,两眼空洞地俯瞰着长安城一样,简直美上天

西安方言刚开始觉得土 挺久了这才是正儿八经华夏文化几千年经久不衰的多种历史载体之一 你知道陕西话有好多都是舶来品不 比如说克利马差 意思就是快点 完全就是西域文化 [大笑][大笑][呆] 西安话—《遇见》 歌评

总有许多单个儿听起来平淡无常的几个小字,组合起来却是无比的诗意 比如 “我;爱;你。”

爱是渴慕而不敢强取的珍惜,是抬头低头不经意的凝视。是将伸未伸的手、炙热的情与温柔的克制

  从前有个与众不同的男孩儿,他的爱好与周围大部分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儿们相比显得与众不同,于是男孩儿的心里越加孤独
  后来有个大大咧咧笑起来很可爱的女生偶尔之间跟男孩儿搭话,聊了一会儿俩人越发觉得投机。于是之后俩人成为了彼此之间唯一的异性挚友。
  男孩觉得男女有别 怕女孩儿惹得同学闲话颜面上过不去,虽心有所念却不敢主动找女孩儿搭话
  女孩儿性格天生大大咧咧,一有机会就拉着男孩儿聊东扯西
  再后来,男孩儿心动了
  他明白,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看她的外貌,而是在特殊的一段时间,只有她给了他想要的,而别人不行
   "这回,轮到我主动了。"男孩儿下定决心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01

讲一件真事儿。

我一个朋友,以前非常非常喜欢一个女生,在她生日的时候为了给她惊喜,把她所有的照片和视频找过来,花好长时间自学了AE软件,用眼花缭乱的特效,给她做了个片子。

他现在有钱多了,然后现在喜欢的这个女生,他也是很喜欢很喜欢的,但她生日的时候,他不做片子了,打算去网上花点钱找人做首歌送给她。

好像一首歌比一条片子更好听,也更值得发朋友圈一点儿,但他没有那种再为一个人悄悄去学一整个软件的心情了。

不是懒,也不是忙,就是……真的没有那心情了。

那个他送片子的女生,跟他告别的时候是在火车站,他舍不得她,就陪着她坐到目的地,再自己一个人坐回来。那是很多年前,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

我猜他再也没坐过绿皮火车。确实不需要多少钱,可是坐得人太腰酸背痛了。

我是在他更有钱的时候认识的他,他至今依然是个很善良,很好的男生,也会细致入微地关心女朋友,可我知道,从前那种日子回不来了,他不会再为谁坐十几个小时的绿皮火车了,现在这么多高铁,去哪儿都方便,那辆火车不会再开过他的心上了。

这是我近来听过的最想哭的事儿之一。原来人的一辈子,或许就只有一个人是能让我们喜欢到极致,喜欢到歇斯底里,喜欢到可以放下一切的,经过了这个人,后来所有的付出都太礼貌,太克制,也太谨慎了。

我依然有热情余留给后来爱上的人,但我当初爱你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浪漫,最勇敢,也最孤注一掷的时候。

虽然那个时候,你也并没打算珍惜我。

02

我以前以为热情是可以再生的,或者说热情是用不完的,如果被一个人伤得太厉害了,就跑到下一个人那里取暖。

这样听上去很平衡,也很有盼头。

但不是这样的。

我发现我这些年,喜欢一个人的时间已经越来越短。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可以越挫越勇地去追,那个人我追了他一年有余,其实你问他优秀吗,并没有,但我就是喜欢,一喜欢我就收不住,我那一年多每天花上八九个小时想念他,多难的熬煎,我走过来了。

我给他送书,指导他写作业,他睡不着,我去找晚安故事念给他听,所有的事情,只要有关他,我不嫌麻烦。

他让我在电话上唱歌给他听,我唱。他说我不是好的女生,又平庸又敏感,我认。他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接受。

我喜欢第二个人的时间大概就几个月吧,我受不了他一直晃晃然,不给我说法,就直接跟他掰了。那个时候我其实有大把的时间,也不是什么忙得滴水不漏的成功人士,但,我就是觉得,我开始害怕浪费时间了。

我喜欢第三个人的时间更短,人嘛,长大了,会探望本质了,知道他跟我不是一路人后,我就干干脆脆地跑回去,继续过自己每天写稿,挣钱,聚餐的日子。

你问会想他吗,会的,但是,也只有在花钱花得有点没劲儿的时候想那么几秒钟,觉得“要是他在的话,我可以抱一抱”,别的没有了。

表面上看着是我越来越无所谓,越来越刀枪不入,但不是这样的。

是我的真心快用完了。

我的浪漫快用完了,我的勇气快用完了,我18岁可以为了一个人彻夜不眠,可以为了他去学一门乐器,什么都让着他,现在22岁就不行了,我做什么都会想问一句“凭什么”,对感情更是。大家时间都好宝贵哦,我凭什么为你不顾一切呢?

你说,凭什么。

03

我长大了,我知道为感情失神太徒然了,我身边全是遍体鳞伤的落败者,我自己也曾经是那个落败者,我已经不会有从前那种,没有被任何人篡改和破坏过的完满了。

我后来喜欢的人其实都非常优秀,优秀得很值得爱,特别值得爱,但我……我身上的爱没有那么多了。

能方便一点解决的事儿,我绝对不去麻烦,现在到处都是五花八门的app,买礼物压根不用挑,比如我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要是献殷勤,最多点进一个app,帮他下单一顿早餐,反正就几十块钱。你让我亲自赶去他楼下送给他,我是不愿意的。

但在18岁的时候,我是愿意的。

我还会一路小跑,气喘吁吁,怕手上的早餐冷掉。

不,现在我不愿意再为谁一路小跑,气喘吁吁了。

真的不愿意了。

*作者:陈大力

          一生断情帝王家

        楚国京城双美之一
  那年,同为京城双美的苏语儿退了太子的婚,嫁给了十一王爷。
  同一年,沐雨惜被封为沐惜公主,和亲嫁给燕国太子
  那时她带着那样纯真的笑容,祝福着苏语儿,自己却也迈向了一条此生的不归路。
  她初见他,一片梨花林中,他的笑容极美极妖,迷惑了她的心。
  他也是爱她的,听起来像多么美好的故事,整整一年,太子独宠太子妃一人!
  他曾经有一个心愿,就是可以为她永远保存那一份纯真的笑颜,即使,倾了他的生命也可以。
  他登基了,后宫只有她一人,又是一年而去,朝廷种种势力开始按耐不住了。
  她哭了一夜,第二天趴在他的肩头,让他纳妃
  他一愣,笑着摇摇头,“傻丫头”语气中带着无奈
  她紧紧抱着他,那么温暖 ,心口百般挣扎,还是开了口“你不纳妃,便稳不住前朝。”
  他还是那样笑着,掌心握住了她的手,只说了一句,“宁负天下人,不负沐雨惜。”
  宁负天下人,不负沐雨惜!
  她不知道她在他的怀里哭了多久,得君一句诺,负苍生又何防!
  只是当时,她把诺言太当真,未想他的年少轻狂,她真的负了苍生,却再未有他当初说的一心人了。
 

  又是一年
  燕国三皇子谋反
  燕国太子大耗兵力元气才勉强将其压制
  他觉得,光靠自己一人之力,没有把握守住这江山。
  “惜儿.....”他犹豫着,却不愿开口。
  “你要纳妃了是不是?”她笑着靠在了他怀里:“你个傻子,我早就让你纳侧妃巩固势力了,你不停,不然哪会有现在的事情啊”
  “惜儿,可我不想娶除你以外的任何人”
  “傻瓜,你不娶她们,不守住这江山,你还怎么陪我保护我呢?”她虽是说着,但那眼里的哀伤还是骗不了人,只是他没注意罢了。
  她靠在他的怀里,:“你爱的是我不就够了吗?”
  帝王毕竟是帝王,他最终沉默了点了点头。
  夜里,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心口,一字一句说出了当年的承诺:“宁负天下人,不负沐雨惜。”
  只是他可曾想过,在他成为其他女子夫君的那一刻,他便已经负了她啊。
  他娶了几个妃子,虽极少宠幸,但陪她的时间还是少了。
  “太子,楚国传来消息,丞相之女苏语儿死了。”身边的人禀报着。
  “苏语儿?”他皱了皱眉头,苏语儿关他何事?
  “苏语儿是太子妃从小长大的朋友,两人关系十分要好。您当时迎娶太子妃的时候让我们多关注一下那楚国苏语儿的消息好多让太子妃了解一点。”
  有这回事?他竟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心头不由一紧,这是不是意外着他对惜儿的关心越来越少了.....
  “下去吧”心烦意乱的吩咐便准备继续处理政务。
  “太子,听说太子妃已经哭的晕了过去,您不去看看吗?”
  “什么!”他扔下手中奏章,不顾及一丝帝王形象冲了出去。
  “惜儿,惜儿”他冲进她寝宫时她已经醒了
  她就那样痴痴的抱了一堆信。他认得,那是她这几年一直与那苏语儿联系的书信。
  “惜儿,别难过,我还在”他将她揽入怀里。
  “你.....爱我吗”他未曾想到她居然问了这样一句话。
  “惜儿,我爱你,只爱你。”那样坚决。
  “你知道吗,十一王爷,不,楚皇他也是爱语儿的.....”她呢喃道,像是在问她。
  “楚皇爱苏语儿,所以将害死她的妃子满门抄斩了?”
  “楚皇真的是爱语儿的...”只是楚皇身为帝王,更爱江山罢了......
  而他,也即将是皇......

半年后,燕皇暴病而亡,太子燕殉登了皇位,他是皇了......他的登基大礼,她没有说一句话。他也为了坐稳这皇位,纳了越来越多的妃子。忽略她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开始学着笑颜哄骗那些后宫的女人,他不知道。她的世界,在她看见他在御花园中抱着妃子时的阵阵柔情就已经崩塌了。明知道那是假的。她却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怕失去他。直到那日她的生辰,他明明答应了会来陪她,那天,也是镇远大将军的妹妹宁妃的生辰。他让人传话,明日再来看她,那夜养心殿。宁妃伺寝,那夜。下雨了,雷很响,雨很大,她生来害怕打雷。 以前每个雨夜,他都会陪着她,他告诉她,别怕,我在。他的失约也不是第一次了。她知道这个时候她不该去打扰他。可是,这雷声,没有他在身旁,她真的好怕。如今她站在他养心殿门口。却被管事太监拦住不允入内。雷一次次响起,她就那样站在雨中抱紧自己。不允许自己叫出来,告诉自己不许哭,但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她尖叫着,黑暗中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管事的公公见皇没有吩咐,厌恶的走开了几步,也未管这个许久未得宠的妃子。内殿与宫门隔的太远,他其实没有听见.... 那一夜,他在红纱帐中行鱼水之欢。
她在无尽的绝望与恐惧中,死了心。
第二日,她回到自己宫内,浑身冰冷,发起了高烧,人却非常清醒。他下朝后便来了。
看见躺在床上的她不禁一阵心疼 “惜儿,你怎么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他坐在她的床前,还是像以前那样抱着她,说不出的心疼。 “托皇上的福,臣妾并无大事,一切还算安好。”她语气冰冷,说不出的隔离。他愣了,这么多年,他从未见她这样说过话。“惜儿,是不是昨天我没来你生气了,我向你赔罪好吗”他开始哄她。
“昨夜,雷很响”
五个字猛的敲进他的心里。昨夜是有雷的啊,他居然忘了来陪她,这个傻丫头,真不知道昨夜害怕成了什么样。
“惜儿,我........”
“皇上,宁妃娘娘晕倒了!”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宫女突然打断。
“惜儿,我先过去看看。”他说着便焦急的随那宫人离开,镇远府的势力不允许有一丝失误。
他不知道,就那几秒。
她一直看着他,默默的想,只要你回头再看我一眼,我便什么都原谅你。
可是,他没有。
原来,不是其他的原因,而是他走的太快了,她跟不上了啊......
她跟不上了,这辈子都跟不上了....

不多时,宫人来报,宁妃怀孕了,他很开心
,封宁妃为宁贵妃,享协理六宫之权。她笑了,她说不信,她要等他回来给她一个解释。可是整整一月。他只顾着陪他的爱妃和孩子。忘了还在病中的她,她天天站在宫门外,等他....每天晚上都把自己的被子掀开,就像以前她和他闹别扭时她总喜欢这样发小性子,等他哄她。可夜夜,她都感受着深宫冷风,吹入心的冰凉,再也未有人会皱着眉头心疼她了。她患了肺炎,但已失宠宫中婢女也未有人尽心照顾她,去求御医竟几次被拒。她笑着摇了摇头,樱唇微张开口“没事。”不足半月,她已瘦的不成人形。“派人.....请皇上......”气若游丝,她已经虚弱到了如此。“皇上,皇后娘娘派人请您今日去见”“告诉他,朕明日再去”他看着眼前的宁贵妃与镇远将军,今日是取他们信任的关键时候。景仁宫中
“他...他说明日?”她艰难的张嘴吐出这几个字。“咳咳.....”“是的娘娘”“你告诉皇上,不需要了....我死心还不......”话未说完,她便闭上了眼,一滴泪流过脸庞,她再也不会醒来。“娘娘!娘娘!”“来人!娘娘!”
____养心殿____
  “皇上!皇上您见见奴婢阿!”
  “外面是何人?”他不悦的皱眉。
  “是皇后娘娘的贴身侍女,哭嚷着让您去见皇后娘娘。”
  他一愣压住内心想起身离去的冲动,“皇后如此不知规矩,皇后包括景仁宫所有宫人禁足景仁宫半月”对不起惜儿,只要今日一过,什么便都好了,他便还可以向以前那样陪着她不让她受一丝委屈。
  “皇上!”
  之前被派出去的卫士回来了。
  “皇上,皇后娘娘,薨了。”
  他一愣,眼睛不禁通红,像发怒的狮子。抓住卫士吼道“你瞎说什么!”
  “皇上,听说皇后娘娘前段时日患了肺炎,可太医院的人见皇后无宠便互相推脱不去,刚刚去景仁宫的时候皇后娘娘已病重,听见皇上说明日再去后便.......”
  呵!原来她是想见他最后一面,可他呢?一心想着巩固皇位,多久没有去看过她了?不然,连一个卫士都知道她病重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惜儿!惜儿!”他疯了般冲向景仁宫。


  此时,床上有的只是她冰冷的尸体
  他将她抱在怀里,和以前一样
  只是,有些人已经回不来,有些事已经回不去
  他拼命的抱紧她,想从她身上找到残留的一丝温暖,可惜,没有。
  “皇上,娘娘死之前,一直抱着一个盒子,想要给您看。”
  “拿来!快拿来!”他吼叫着,整个人已经冷静不下来了。
  一个陈旧的木箱,打开,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信件。都是这三是沐雨惜和苏语儿的,还有一份被装订起来的纸张。
  【惜儿,你怎么样,没有我是不是很不习惯,我很爱王爷,他对我也很好,即使我知道他在利用我,我也很幸福。你呢,过得好吗】
  【语儿,你明知道他在利用你,为何还要那般痴心对他,要是我爱的人利用我的话,我一定一刻都不能忍的。我很快乐, 殉 他很爱我,自然,我更爱他。】
  【惜儿,他要封后了,还要娶很多妃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心很痛,但还是要笑着。如果燕王以后也娶妃了你会怎么样呢】
  【如果殉突然娶了很多妃子我一定会难受死的,我才不管什么天下,我要他就喜欢我一个人!】
.........................三年..........
  【惜儿,你看见这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他为了天下不要我了,你要好好的,记得要幸福啊。】
  此后,信便停了。
  原来当初的她那样大胆,她当初又是怎样劝他纳妃的。呵.....
  翻开那踏纸,他惊呆了。
  每一张上都是他的画像
  他笑他恼
  她就那样一笔一画保存,再没有她的时候描摹他的脸,扛下那思念。
  最后一页上只有一句话
  字模模糊糊,那是她最后的时候已连笔也握不紧了。
  【有幸遇君恋君此生何为憾?君坐这天下,妾再无幸同与。望君一切安好妾来世不愿再遇君】

提香:

白茶 吾皇:

一只猫上树,引发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救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喵星驻地球代表队发来贺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就是那只号称“吾皇”的猫呀 (๑❛ꆚ❛๑)

树都下不了,你还是不是一只喵~~

哈哈哈哈我再去多叫点朋友来看看这真是今日最佳

你承包了我下半生的笑点!!!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傲霸就带着他的小伙伴们走了……


“请问,您是在等谁吗?”
“是啊。”
"天空安静得只有树叶呼吸的声音"
他慢慢从怀里拿出一个旧钱包,小心打开。
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老照片。
她们已经被时间带走了。”
“那还会回来吗?”
“被时间带走的,都回不来了。”
“那您.还要一直等下去吗? '
“我是在等时间,等它来把我也一同带走。”